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众人只是看到,就在漫天蔚蓝的一片汪洋中,有一道剑光冲出。

    扶摇直上,似乎要冲破天际,然后,便是一阵剧烈的震荡。

    仿佛整个天地,都要裂开了一般。

    白衣人借助余寒的肉身,只是劈出了一剑,糅合了六道剑魄的平城剑,在他手中,宛若活过来了一般,充斥着一种特殊的活力。

    早在两股劲气相交的那一刻,南宫瑾萱等人便已经昏迷了过去。

    他们的精神力,承受不住那股可怕的力量冲击。

    甚至连同被封印住真气的许魔老祖,也没有例外。

    他并不是昏厥,处在两大高手交锋的中心处,又不像是南宫瑾萱等人一般,有着幽灵船守护,他的肉身只是一瞬间便被撕成了糜粉。

    甚至连同那根据说传承自上古的魔杖,也破碎了。

    轰隆隆——

    这片被封印的区域,产生了剧烈的震荡,可怕的光芒充斥在虚空之间。

    一座民房的屋顶,有一名身穿白色儒服的老人,躺倒在那里,看着那个方向冲天而起的光芒,狠狠的举起手中的酒壶,灌了一大口烈酒。

    酒入穿肠,然而却无法断肠,他眼睛里,有隐约的泪花闪现。

    与此同时,一座宫殿内,双目微眯的皇者睁开双眸。

    “是他的气息,他竟然还未陨落吗?沉寂了这么久,又归来了?”

    说完这句话,他摇了摇头,再次闭起了双眸。

    孽城所在的兖州,乃是偏僻之地,在整个大罗天域,也处在角落之中,十分不起眼。

    然而这一刻,它却引起了诸多强者的注意。

    几乎所有强者的注意力,都在朝向这边汇聚。

    不过却没有强者敢直接投递过来投影分身,甚至是精神力量。

    因为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实在太过可怕,是一个禁忌,不可提及。

    海域的封印,彻底被这股爆破的力量摧毁,封印也因此解除,当然,随之毁于一旦的,还有这座存在了久远年代的海王宫。

    似乎唯有孽城的那一场大战,并未受到这里气息的影响。

    两万城卫军的出现,让忽然出现在这里的夜魔军团十分不适应。

    错误的估计了对方的实力,对于魔族主将来说,绝对是无法扭转的事实。

    再加上孽城城主亲临城头督战,让魔族主力军伤亡惨重。

    但这些都不是最让他们难以接受的。

    因为就在适才,他们冲入城中的那一刻,方才是最为危险的时候。

    前一段时间的战斗,孽城一直示弱,从而导致魔族主将急功近利,挥去了心头的疑虑,悍然发动了总攻。

    尤其是孽城城破,潮水般的魔族战士涌入孽城时,他依然一度以为,自己创造了历史。

    只是没想到,那扇被他们撞破的大门,轰然关闭。

    数万夜魔军团冲入进来之后,便被包了饺子。

    从两侧的民房之中,冲出无数黑甲的城卫军,再加上孽城的诸多高手。

    夜魔军团立刻就伤亡惨重,如果不是主将迅速下达命令,硬生生的冲出了孽城,恐怕他们全军都会覆灭在这里。

    城头之上,又是无数道箭矢射落下来,三万夜魔军团攻入孽城。

    一直到此刻仓皇逃离,竟是只剩下半数不到。

    魔族主将叹息连连,这一次错误的算计,险些将夜魔军团全部葬送。

    还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成为魔族的千古罪人。

    损失了这么多的夜魔军团,他难辞其咎,而且没有了夜魔军团的震慑。

    边关战场上,魔族恐怕也要消停一些时间了。

    所以,他看着城头上那名熟悉的身影,眼中光芒闪烁,挥手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一万多名夜魔军团扶着伤员,开始朝向后方有序的撤退。

    孽城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

    一万城卫军在余风的带领之下从城内冲出,朝向他们追杀了过去。

    魔族主将肝胆欲裂,骁勇善战的夜魔军团此刻也失去了战斗的信心。

    一面不断后退,一面与城卫军交锋。

    饶是如此,他们的数量依然在不断的减少。

    余风不依不饶,正面战场正在激战,他们这里虽然人数不多,战役的规模不大。

    但却是最为重要的一战。

    边关上的双方均将领也拼死朝向对方进攻,都以为这里的战斗创造时间为任务在指挥战斗。

    所以他们根本无法抽调出人手去帮助对方。

    余风带着一万城卫军,所向披靡,接连几次追上了对方的队伍,又经历过一场恶战,斩杀了对方一些战士,又被对方逃离。

    对方毕竟是魔族排名第七的勇悍队伍,所以城卫军再强悍,也不敢直接发动碾压式的攻击,否则很有可能会适得其反,全军覆灭。

    “将军,前方应该就是妖族公主他们圈入的战场,听说任将军带领的平魔军,已经与妖族部队会合,将那一支两万人的队伍尽数歼灭,主将也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