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悔改?”海王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他的面孔都在剧烈的扭曲,看着船头上站立的白衣男子。

    “你既然还剩下这一缕精神力,就应该好好凝练,以你的修为,必定能够凝练成为精神体,到时候实力一样不会低于从前!”

    “却偏偏选择降服这条幽灵船!”

    海王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郁:“如果我没有看错,你的一身实力,大概有六成都融合在了这艘幽灵船中吧?”

    白衣男子依然淡然如云:“你说的没有错,我有六成的精神力,都在这艘船上!”

    海王忽然间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既然如此,你还来此做什么?”

    “就想凭借着这一艘幽灵船,再来镇压我?”

    “太古年间漂流在空间裂缝之中的古老战船,拥有着鬼神莫测的能力!”

    “然而,我不是鬼,也不是神,我是海王,这艘幽灵船,我还不放在眼里!”

    白衣男子轻轻摇头:“镇压了你这么多年,你的戾气不仅没有减弱,反而更加浓郁了!”

    海王眼睛闪烁出阴冷的杀机:“我海族亿万子民,都陨落在你一个人手里,你现在说我戾气太重,真是笑话!”

    “不要忘记,你的手里,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

    白衣男子微微一笑:“你和我不同,我走的就是这样的一条路,所以我不信报应,而你则不同,当初没有杀你,是不想这大罗天域的海族,会彻底消亡!”

    “但是现在看来,当年的我,还是太仁慈了!”

    “或许,这就是失败的原因!”

    说完这句话,他叹了口气,手臂轻轻一挥,一群人在幽灵船黑芒的包裹之下,被甩落在周围的一处空地上。

    南宫瑾萱等人坐在那里,目光闪烁,看着船头的白衣男子,心中一阵摇曳。

    他们没有看到海王的到来,就在那艘幽灵船冲杀过来的时候,便以为已经到了终结。

    只是没有想到,此刻陡然出现,不仅见到了幽灵船上站立的人影,更加见到了那传说中你的海王。

    当然,那个已经被海王镇压的许魔老祖,已经被他们完全忽略了。

    这些人,动一动都能够让大罗天域震颤的人物,此刻竟然在他们面前出现。

    南宫瑾萱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这就是当年封印海王的那位前辈吗?没想到他也还活着!”宫力说道。

    南宫瑾萱摇头:“这位前辈已经陨落了,你看他的旁边没有影子,只是精神投影而已!”

    虽然他们不清楚两人之间的恩怨。

    但是能够活下来,应该都是那个白衣前辈的网开一面。

    海王当初的传闻便是凶狠暴戾,所以他们内心也开始倾向于这位白衣前辈。

    “不必多说了,我们的恩怨,已经存在了这么多年,既然今日你放我出来,我想更多也是想要了解这一段恩怨!”

    海王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让我看看,你这一缕残魂,能在我手里坚持到几招!”

    白衣男子摇头:“你说的没错,我这一缕残魂,在你手里,坚持不了几招!”

    “所以,我也没有想要和你打!”

    海王双目微眯:“不想打?恐怕眼下,已经由不得你了吧!”

    白衣男子右手轻轻一挥,身后,有一道身影被他摄拿到了旁边,站立在那里。

    见到这方才被白衣男子抓到身旁的身影南宫瑾萱和离恨天等人纷纷忍不住脸色大变,惊呼道:“任余寒?”

    余寒似乎还在感悟之中,双目紧闭,站立在那里,并未受到影响。

    海王双目蒙上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芒,看着余寒道:“你让这个小子和我打?”

    “他是你的弟子?”

    白衣人道:“也可以这么说吧!”

    海王摇头:“实力太弱小了,这种角色,我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你舍得让我动手?”

    白衣人道:“我这个弟子,来的很便宜,因为我从未亲自教过他任何东西!”

    “不过现在,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就教他第一次!”

    “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说到这里,他周身光芒缭绕,整个身影瞬间消失,化为一颗光点,没入到了余寒的眉心。

    与此同时,余寒浑身剧烈的颤抖。

    他的双眸,赫然睁开,双目之间,似乎有两道剑光冲出,摄人心魄。

    “任余寒怎么了?”离恨天有些担忧,连将军也忘记了称呼。

    南宫瑾萱对这一切几乎短路,那位白衣前辈,竟然说任余寒是他的弟子。

    难怪他一直都没有赶过来与自己等人会合,也没有进入海王宫之中。

    看样子,是先一步遇到了这个白衣人,得到了他的传承。

    一念至此,南宫瑾萱也忍不住一阵白眼,这家伙的运气,还真是好的让人嫉妒。

    不过此刻,白衣人分明是要借助他的肉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