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云二终于咬牙顶着压力,下达了冲杀的命令。

    而他也一马当先,手中长剑蜿蜒着倾斜而上,穿透了虚空,朝向守山长老刺去。

    守山长老淡淡的摇头,也不见他任何动作,面前忽然出现一道涟漪般的水花。

    然后,云二的剑气突兀的出现在了水花之上,却任凭他如何催动真气,也无法穿透半分。

    守山长老不屑的看着云二,摇头道:“你的实力差的太多了,井底之蛙,你永远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你无法知晓的深处,到底有多么可怕!”

    云二咬牙,想要撤回长剑,发现那朵水花便具有强大的牵引力量,任凭他如何用力,也无法将长剑收回。

    眼见如此,云二猛地撒开手,放弃了长剑,便要朝向远处遁走。

    守山长老的实力让他感觉到了没有丝毫反转的可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如果继续托大,便再无生还的可能。

    只是下一刻,他猛然瞪大了双目,因为他的周身,出现了一道道水纹,就像是镶嵌在虚空之中的水之天道,每一缕都好像一道锁链,将他仅仅束缚住。

    “不!”他嘶声怒吼,想要挣脱开,然而却始终无法撼动分毫,眼中生出一股骇然。

    在他身后,即将出手的云三等人如此,不知何时,他们也发现自己竟然一动也无法动弹,都被一道道水纹牵引住了身躯。

    守山长老依然好像没有出手一般,捋了捋胡须,淡淡的摇头:“直到此刻,你们都不知悔改,如此弟子,留下也没有什么用处,终究是心生反骨,没有价值!”

    说完这句话,他转头看向了余飞:“少主,属下奉命平反叛乱,如今大局已定,其余事情还请少主定夺!”

    余飞轻轻咳嗽了两声,如此强悍的老者就这般称呼自己为少主,言语之间还恭敬无比,这让他颇为有些无法接受,直到余寒投递过来鼓励的目光,这才微微点了点头。

    “前辈做主便是,晚辈年纪尚轻,此事处理不当,怕是会后患无穷!”

    守山长老眼中的赞许更胜几分,然后笑着说道:“少主既然已经得到了王上赐予的杀神令,那便是当今的新一代王上,连老王上都信任你,自然不会错!”

    “而且今日之事,无论少主如何处置,都不会翻出任何浪花来,所以少主只管放心!”

    余飞点了点头,朝向守山长老行了一礼,这才缓步走到了云二的面前。

    此刻的云二便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根本无法动弹分毫,眼睁睁的看着余飞走到自己面前,丝毫没有掩盖住目光中的杀机,不禁心中一冷。

    适才他还也意气风发,没想到转瞬间便落得如此下场,早知如此,安心将这些人全部灭杀便是了,何苦非要触碰这神山的霉头,以至于落到如今这等地步。

    只是现在,已经不是后悔的时候他,他最希望的是能够活下去,仅此而已。

    余寒只是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并没有觉得此刻的云二有什么可怜之处,成王败寇,换成自己是失败者,也将会被无情的诛杀。

    云二“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看着余飞道:“少主,我也是一时糊涂……”

    余飞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怜悯,他抽出畸形长剑,雪亮的剑光让云二脸色陡然间苍白如纸。

    他咬紧牙关,看着杀机渐渐绽放出来的余飞,心底却是一片冰冷。

    余飞高高举起手中的长剑,沉声道:“杀神会没有规矩,但唯独背叛例外,我们作为杀手,如果连自己的兄弟都有二心,还谈何完成任务?”

    “今日我继承杀神令,执掌杀神会、杀手会,从今日起,如有二心者,必诛之!”

    “云二发动反叛,害我无数兄弟姐妹无辜死伤在自己人的刀锋之下,其罪当诛,我代表杀手之王,代表陨落在这里的所有杀神会和杀手会弟子,宣判他死刑!”

    话音落下,就在云二不敢相信的目光之下,手中长剑挥出,一剑削下了他的头颅。

    这一剑来得痛快,却也让云三等人吓破了胆,纷纷跪倒在地。

    此刻他们便如同云二一样,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只能等待着余飞的决断。

    然而就他们的身份而言,与身后那些普通的弟子有着太多的不同,所以等待着他们的,很可能是与云二相同的下场。

    不仅是云三等杀神会弟子,身后那些普通的杀手会弟子也是跪倒了一片。

    他们不敢抬起头来,心底却在微微颤抖,即便从小训练成为冷血的杀戮之道,他依然充斥着恐惧,因为此刻余飞身上流淌出来的气息太过骇人了。

    守山长老一直就那么看着余飞,此刻对他的表现十分满意,杀一儆百,绝对没有这么简单,因为这些杀手的意志实在太坚韧了。

    所以云二的陨落,只是第一个,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这也是包括云三等强者心慌意乱的主要原因,他们不傻,自然也知道枪打出头鸟的道理。

    果然,余飞持剑走到了云三的面前,手起剑落,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

    做完这一切,他又将目光转移到了云五的身上,剑芒再起……

    所有云字辈的杀神会强者没有一个活下来,都被余飞挥剑斩首,看着己方那些不可一世的强者就那么化为一具冰冷的尸体,尸首分离,那些弟子们心里的防线彻底崩溃。

    没有一个人敢继续反抗,纷纷将手中的兵器放倒在地,浑身瑟瑟发抖的跪在那里。

    余寒淡淡的看着这一切,对于余飞出手的果断他心里十分满意,微笑着点了点头,自己这个弟弟,经历了这么多的杀伐,总算是已经成长起来了。

    做完了这一切的余飞脸色也微微有些苍白,毕竟第一次主宰他人的生死,这样的情况,比起之前战场上直接出手更加难以决断。

    余光瞥及大哥朝向自己投递过来的赞许目光,他心中这才安定了下来。

    当即长长舒出一口气,转头朝向守山长老想行了一礼:“前辈,冒犯了!”

    守山长老笑着说道:“我原本以为,你只是会斩了云二,却没想到,连同牵扯在内的所有杀神会的弟子,你全部都杀了!”

    余飞不禁微微苦笑,以为守山长老是在说自己杀孽太重。

    然而他却说:“杀得很好,如果仅仅是杀了云二,你便还没有资格踏上神山,但是现在,请登神山!”

    陡然间听到这句话,余飞忍不住浑身一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守山长老。

    守山长老笑眯眯的继续说道:“山上,已经有人恭候多时了,这也是他的主意。”

    说完这句话,他又看向了余寒。

    感受到那里两道目光逼视过来,余寒微微颔首,算是行了一礼。

    守山长老继续说道:“山上的那位,请您也过去一趟!”

    他白发苍苍,却用出这等尊称,让余寒等人都忍不住微微一震,当即拱手道:“前辈如此称呼,却是折煞了小子。”

    守山长老捋了捋胡须,然后又扫了一眼窦玄衣和许飞等人,道:“大家不妨一起上去吧,神山上面的那位,也是这个意思。”

    余寒点了点头:“既然杀手之王前辈盛情邀请,小子们若是推辞,反倒让前辈见笑了!”

    守山长老眸子微微凝固,看着对面那个少年脸上淡然而又从容的表情,心中不禁生出几分警惕,从山上下来的时候,王上便特殊提及过他。

    原本见到他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有多大的出色之处,甚至还不如余飞少主。

    但是仅凭自己的三言两语就能够猜出山上的那位就是已经“失踪”的杀手之王,这份判断力着实可怕,所以他看着余寒的目光,已经不再像是之前那般的简单。

    在守山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