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余寒手中平城剑遥指东方名朔,嘴角也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那就试试看!”

    他手腕一抖,剑尖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如同水中的精灵在跳动,每一次颤抖,都有一朵剑花浮现出来,铺天盖地,朝向东方名朔笼罩过去。

    这是他以剑意催动出来的剑道,也是苦修这么多年的剑意之花。

    眼见着那片剑花席卷而来,东方名朔先是一怔,随即又哈哈大笑起来:“就只有这么一点能耐吗?这样的招式,便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

    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只是双臂轻轻一振,周围便有一圈涟漪向外扩散了开去。

    那些剑花触及在这一圈波纹之上,只是溅起一道道波纹,然后便消散了。

    东方名朔越发得意,看向余寒的目光也充斥着几分莫名的不屑:“你太年轻了,修炼的时间太短,将会成为你永远无法与我们这些老一辈强者抗衡的最主要弊端!”

    “既然你要谢谢我,那不妨再指点你一下!”

    说话之间,他的身形已经朝向余寒俯冲而出,一掌拍出,气浪升腾,带动着周围的天地大势,都仿佛融入了这道掌风之中,朝向余寒狠狠的覆盖过去。

    “修为,是需要积累和沉淀的,而不是一味的增长,你的修为进境这么快,并非什么好事,终究还是会害了你!”

    余寒手中长剑虚劈而出,一挂星河凌空乍现,每一颗星辰都是一道剑光,糅合在一起,立刻就将那道掌风一分为二,朝向两侧溃散开去。

    他淡笑着看向东方名朔:“你说的很有道理,而且适用于大多数的修者,但我不同!”

    “等杀你的时候,我会让你死个明白,至于现在,你还是少说一些废话为妙!”

    说话之间,平城剑剑舞银蛇,三道古剑意融合在了一处,剑锋所过之处,带起一片刺目的剑光,与东方名朔激战在了一处。

    下方,关云长等人瞳孔剧烈的收缩,他们之前盼望着余寒等人能够归来,合并在一处,至少以他们五个的实力,能够暂时缠住东方名朔一些时间。

    然而却没想到,许飞等四人并没有随着余寒一起归来,而是不知去向。

    但更加让他们震惊的还是此刻的余寒,竟然就那么以一人之力,抵挡住了东方名朔。

    而且从两人交换的招式来看,并未被压制,反而旗鼓相当。

    连同火云邪神也忍不住双目微眯,此刻余寒的表现着实让他有些难以接受,自己的爱徒火大牛已经是了不起的天才,而且性格专一,才会在火之道上走出这么远。

    但是这个余寒,他身上流转出来的气息分明是庞杂而多变,并不纯净,然而即便如此,依然达到了这般境地,着实让人震惊。

    如果此刻让自己对上余寒,他会没有丝毫意外的败在这少年的手里。

    “此子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这般地步,真是骇人听闻,好在盟主之前也突破到了那个境界,否则还真要被他扭转了局面!”一名仙门掌教说道。

    “也不尽然,盟主说的没有错,他此刻即便再厉害,也终究只是虚浮的力量而已,必定坚持不了太久,一旦盟主催动全力,绝对能够将其碾压!”

    “是啊,区区一个黄毛小儿,也敢与盟主争锋?我看看盟主定是惜才,这才不愿意就这般将他抹杀了,不过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先让他蹦跶吧,盟主此刻的修为,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到神劫第一难的境界,如果当真突破,十个这小子也不是盟主的对手!”

    不少仙门强者纷纷忍不住评价道,火云邪神却是一言不发,他并非如同这些人一样乐观。

    那余寒剑术平稳豁达,而且真气雄浑,根本不像是那种突然爆炸性的释放,所以适才那些其他仙门掌教所说的话,对他来说才是真正的笑话而已。

    另一侧,玄德大帝等人也忍不住开始议论。

    马孟起咧嘴摇头:“这小子,实力竟然已经进步到了这等境地,看来这一战若是能够胜利,免不了是要赔一顿酒的!”

    关云长转头看了他一眼:“一顿酒,怕是不会让他满意,当初因为你的错误判断,他手下的那支独立军损失了不少战士,以他的性格,如果直接冒犯了他,或许还有的商量,但是如果是欺负了他的兄弟,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马孟起闻言则是苦笑不已:“希望他能够争一口气,干掉这个东方名朔,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即便要了我马孟起的性命,那也交给他便是了!”

    玄德大帝却是深吸一口气:“余寒这小子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小气,不过平天军中,你终究是要给他们一个交代的!”

    “陛下,你也相信,东方名朔不会是余寒这小子的对手?”马孟起问道。

    玄德大帝深吸一口气:“如果东方名朔只是留存在现在这种修为境界,绝对不是余寒的对手,但是就怕他会不顾一切的催动真气,冲破到那个境界,到时候引动九天雷劫,余寒怕是抵挡不住了,不要忘记,当初子龙是怎么干掉他们那一千多人的!”

    关云长闻言却是摇头道:“可是子龙你的修为,应该不只是突破了神劫第一难的境界,所以他能够操控神劫第一难的雷劫,这东方名朔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力量?”

    玄德大帝却是摇头笑道:“东方名朔也没那么简单,当初如果不是子龙和吕奉先天纵奇才,加上之前玉瑶的事情让东方名朔一直选择了隐居,他也不会直到此刻才展现出了恐怖的实力,不要忘记,他和我们才是一个时代的人物!”

    “而你再看看火云邪神和其他仙门掌教,几乎有一多半都比他大出一个辈分!”

    听到这句话,众人这才纷纷皱起了眉头,陛下的话的确不错,以东方名朔此刻的实力,绝对是远远超过其他掌教的,可见他的资质也是一等一的强横。

    “如果许飞这几个小子都在这里,那就没什么问题了,他们现在,却不知道去了哪里!”关云长心中忍不住暗暗焦急。

    不是焦急余寒会不会败亡在东方名朔之手,而是焦急其他人会不顾一切的朝向他们发动攻击。

    虽然没有了东方名朔,但是此刻伤势不轻的他们,也绝对抵挡不住以火云邪神为首的众人攻击,再加上其他神国的强者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赶到。

    到时候他们立刻就会陷入到绝对的危机之中,从而无法真正的脱困而出。

    火云邪神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一点,从交战之中立刻回过神来,转头看向了玄德大帝。

    他目光扫过来的片刻,关云长不禁心中一颤,这家伙,还真是禁不住念叨。

    火云邪神双目微眯:“玄德大帝,说实话,火某人对你的人品还是十分敬佩的,不过如今仙门与大蜀神国已经激斗到了这种地步,势必要分出一个胜负!”

    “所以,火某人能够做到的,只是会在祭日,给你的坟头洒一杯仙酒!”

    他周身上下的火属性真气开始逐渐升腾起来,气势也在剧烈的攀升。

    眼见他开始即将动手,其他仙门强者也纷纷凑了上来,便要再次发动围杀。

    玄德大帝微微一笑:“之前你能够网开一面,刘玄德已经感激不尽,如果不是对敌,玄德必定会备酒款待,正如适才你说的一样,如果死的是你,我也会每年敬上一杯美酒!”

    “如此甚好!”火云邪神哈哈大笑,双手幻化出一道火龙,便要朝向玄德大帝蜂拥而去。

    玄德大帝眉头一皱,之前与东方名朔对战所受到的伤势直到此刻依然没有完全愈合,如果继续面对火云邪神,以此刻国信仰之力纷纷受到创伤的情况下,依然不是对手。

    所以此刻,他也没有对自己能够击败火云邪神抱有多么大的希望,毕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