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余寒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切随缘,倘若这杀手会之事当真无法解决,我也可以保你们安宁!”

    他没有说谎,拥有无名小塔,他随时能够将几人收入其中,在里面闭关修炼,直到修为达到顶点,能够扭转这里的局面再出来。

    然而不到最后关头,断然不能如此,因为一旦他们选择了逃避,这里有太多他们在乎的东西,到时候很可能都会化为乌有。

    自己尚且无法做到放弃大蜀神国,更不用说是宋若飞,更加无法忘记大宋神国。

    所以如果能够真正面对这些困难,那就一定要予以解决。

    看着前面静的出奇的那片杀手会驻地,余寒等六人纷纷深吸一口气,相互对视了一眼。

    “走吧,既然放不下,总归是要面对的!”

    他们沿着小路,跟随在了余飞的身后,朝向里面走了过去。

    杀手会的驻地,此刻也是自顾不暇,自从杀手之王和余飞离开此地之后,那些心怀鬼胎的众人便开始蠢蠢欲动。

    这个状态一直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在经过了不少杀手弟子的明察暗访之后,终于确定了杀手之王离开的消息,也找到了他离开时候留下的痕迹。

    这才使得本就已经出现矛盾的杀手会内部彻底决裂,以云二为首的一大半力量同时举起了反对的旗帜,主张杀掉杀手之王的传人,带领杀手会入世。

    然而以云一为首的杀手之王铁杆死忠则是坚决反对,使得双方激斗不休。

    终究,准备已久的云二占据了上风,带领部下将云一等人逼迫到了神山之下。

    原本他们踏上神山,必定能够轻松不少,如果能够请出守山长老,也能够反败为胜。

    但是云一坚决维护杀手之王的交代,宁愿战死也不愿踏足神山,至死落入绝境之中。

    后来还是守山长老出现,就站立在神山脚下,看着众人,这才使得云二有所顾忌,没有直接发动攻击,从而让云一等人有了喘息的机会。

    不过即便如此,守山长老无法离开神山,云一只能龟缩在这里,无法突破云二的守护。

    经过几个月的围困,云一的队伍中已经有些弟子无法忍受,开始反转了想法,投靠到了云二的麾下,这一幕使得云二的目光显得更加得意。

    这便是他最想要的结果,不战而屈人之兵。

    一面派出大部分高手继续围困云一等人,一面派出了云七,带着百人杀手前往朱雀天。

    杀手会想要入世,便一定要支持一方神国,仙门的势力暂时无法渗入进去,但是那些神国彼此之间争斗不休,他们的力量一旦介入,必定能够将平衡的局面打破。

    所以他们就是要这样做,支持一方神国取得最后的胜利,然后借助这个神国的力量,发展杀手会的力量,从此使得杀手会依靠着朱雀天和玄武天的力量崛起。

    这个计划不可谓不妙,当然也是云二等人一直关注着外面情况而做出的判断。

    而事实也正好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不是余寒和余飞等人最后赶到,他们的第一步便会直接成功了。

    云二的计划被破坏,心中自然十分恼火,尤其是听到了云七的禀告之后,脸色更是阴沉的可怕,他也没有想到,一直都龟缩在玄武天的余飞,竟会出现在了朱雀天。

    更加让他担心的还不是这些,而是余飞的成长速度,记得刚刚离开的时候,他不过方才突破到法相境界而已,但是现在,根据云七所说,连他都不是余飞的对手。

    这才多少时间?如果继续拖延下去,恐怕连自己都将会被他踩在脚下。

    而此刻座下已经归顺的这些杀手,有一大半依然处在摇摆不定之间,所以余飞一旦真正展露出如同杀手之王的气息和实力,这些人必定会重新回归。

    到时候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将化为泡影,而自己也将会沦为笑柄。

    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结果出现,所以此刻看着面前一脸忐忑的云七,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余飞的实力,居然进步得这样快,看来之前我们的计划,应该变一变了!”

    云七心中这才安定下来,师兄没有怪罪自己,想来也清楚自己尽了力,当即继续说道:“不仅是余飞,他身旁还有几名少年男女,修为都十分厉害!”

    “其中一名少年,应该是前些时日被王上带入进来修炼过一段时间的许飞,如今实力与余飞相差不大,都是通玄后期境界!”

    “但他们还不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应该是最近被玄武天广为流传的那个叫做余寒的少年,根据调查,此人应该是余飞的亲哥哥,当初他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个人!”

    “连完颜飞鹰都陨落在了他的手上,此人的实力,已然达到了一流高手的行列!”

    “而且根据玄武天的弟子们禀告,这个余寒已经新晋到了玄武天十玄第一,实力可怕!”

    听到云七的话,云二脸色更加凝重,咬牙道:“那个余寒,到底是什么来历?”

    云七摇了摇头:“我们在玄武天翻了一个底朝天,都没有找到他们的根,想来应该并不是来自玄武天!”

    “可如果不是来自玄武天,他们为何要如此守护玄武天?包括大蜀神国?”

    云二说完这句话,沉默了片刻,继续说道:“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上界发生了那一次大战之后,余姓已经成为最禁忌的姓氏,无论与当年那个人有没有关系,只要姓余的家族,都已经被那些实力灭杀掉了!”

    “而四灵兽天域虽然没有受到波及,但是为了避免触了霉头,也纷纷更改了自己的姓氏,以免给自己的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所以,他们很可能不是来自玄武天,甚至不是来自四灵兽天域!”

    听到这句话,云七浑身猛地一震:“师兄的意思是,他们来自……”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带着几分忐忑,伸手指了指头顶那片蔚蓝的天空。

    云二摇了摇头:“他们不可能来自上面,否则还未来得及成长起来,便会夭折了!”

    他转过身,目光在周围的众人身上一一扫视而过,嘴角露出几分笑容:“你们还记得,当初王上离开过一段时间,突破了那道壁障的事情吗?”

    此言一出,包括云七在内的众人纷纷恍然,的确,当初王上有过一段时间都待在通往下界的那道壁障之外,研究了良久,也才找到了破开壁障的方法。

    也是他从那里回来之后,余飞也就出现了,所以当时他们就纷纷猜测,余飞是来自下界那片被封印的世界,也就是洪荒之中。

    如今余寒的横空出世,加上与余飞的关系,让他们再次想起了当年那个猜测。

    如果没有意外,这对兄弟便是来自洪荒之中,而且都是余家一族的后人。

    众所周知,当年那个大人物便就是从洪荒走出来,一步步踏临巅峰境界的绝世高手。

    洪荒便是他的根,所以从洪荒走出来的余家人,很有可能就是他的直系血脉弟子。

    一念至此,众人眼中纷纷露出几分释然之色,脸色也变得凝重了几分。

    那个姓氏虽然已经成为禁忌,但是他们曾经创造出来的辉煌却永远也无法被磨灭。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只是一个姓氏,便足以让诸多人忌惮,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血液里,潜藏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