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余飞单手一指,赫然落在了云二的身上:“你倒行逆施,以为看到了这表现,便看到了整个杀神会吗?”

    云二笑而不语,在他看来,此刻余飞只不过是在唱独角戏罢了,而且唱到了最后,也必定会沦为自己的嫁衣裳,因为眼下的形势,不是他能够逆转的。

    他不反驳,余飞也乐得如此,继续说道:“杀神会存在的年头,我想即便是大长老,也不清楚吧,你们仔细回想一下,是不是自从你们记事开始,王上便一直存在?”

    云二脸色一变,方要开口阻止,却听到余飞继续说道:“所以王上的实力,早就已经能够达到破开这个世界壁障的境界,只是他一直都没有走而已!”

    “而且杀神会经过了这么多代的积累,你以为只有你们这一点实力吗?或者你们还天真的以为,这些就只是你们的所有力量?”

    说到这里,他伸手指了指背后的神山,嘿然道:“这座神山上面,一定留存着许多你们永远都不曾知道的精彩,一旦踏入上去,我保证会给你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而且,对于杀神会和王上来说,你们这些人,不过是一些小水花罢了,放在大海里面,很快就会被淹没!”

    “他不出现,是因为他永远都没有将你们当做是他的威胁,而并非是回不来了!”

    余飞说话之间,余寒等人也飘然降落在了他的身旁,与他并肩而立,几名少年男女都代表着一大势力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如今清一色的修为,着实震撼了众人。

    云二眉头一皱:“余飞,你可知道我王上下达的禁令?非我杀神会弟子,不得进入此地?”

    “如今你竟公然带着他们闯入这里,还口口声声拿王上来压我们!”

    余飞微微一笑:“你说的没有错,王上之前便有过规定,不允许带着外人到来,但你难道不清楚,王上还有一条规定,就是杀手会没有任何规则,除了不允许普通弟子踏入神山之外,其他的规定,都是由王上一个人来决定的!”

    “也就是说,所有的事情都是由他一个人说了算!”

    云二目光闪烁,似乎想到了余飞接下来要说的话,然后便听到他继续开口的声音:“而现在,我手持杀神令,那么我就是王上,我说带谁进来就带谁进来,你可有异议?”

    听到这句话,不少弟子纷纷被震慑住,毕竟,杀神令主宰了杀神会这么多年,绝对有着不可多得的威信,他们也不敢忤逆。

    但是云二既然已经将事情闹到了这般地步,断然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就这样半途而废了。

    所以他仰头哈哈大笑道:“说的倒是好听,只是很可惜,你说的一切都只是猜测而已,相比于这些虚无缥缈的猜测,最实际的东西就是给这些弟子们最大的利益!”

    “所以你说的神山上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太过遥远,而我能够给他们的,却是富饶的生活和崇高的地位,这是你永远都给不了的!”

    “今日你说得天花乱坠也没有丝毫的用处,不过来得倒是不错,正好可以连你一并解决了,这样的话,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说到这里,带着几分玩味的笑容看向了余飞。

    余飞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摇头有些痛心的说道:“我说了这么多,你竟然还没有明白,真是愚蠢至极!”

    “我或许不能如同你一般,给他们富饶的生活或者其他,但我却能够让他们活下去!”

    “而你带领他们走的这条路尽头,是通向了死亡!”

    云二冷哼道:“一派胡言,多说无益,既然你如此确定,那我倒是要看一看,到底是哪一个给了你底气,让你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所以,与其在这里争执不休,倒是看一看,我们最后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他的话音方才落下,余寒一步走了出来,目光炯炯,落在了云二的脸上。

    “杀手之王教了你这么久,智商竟然都没有半分的长进,我想听到你这句话之后,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立刻一巴掌将你拍死,否则平白给他丢尽了脸面!”

    “住口!”云二怒道:“你不过是一个外人,让你走进来已经是给了你们天大的面子,我杀神会的事情,岂是你能够评判的?”

    余寒微微一笑:“不要恼羞成怒,我不是外人,因为我是他哥!”

    “哼!”云二冷笑连连,当即讽刺道:“怪不得他会带着你们进来,原来是有着血缘关系,不过你们也高兴不了多久,余族的余孽,早已经被定为死罪,你们还敢出来耀武扬威?”

    听到这句话,余寒心底寒芒乍现,表面却是平静如水,将那一丝躁动压制了下来。

    “余族?”他微微挑起眉头,看向了云二。

    云二嘿然冷笑道:“到现在还想要狡辩吗?你们来自下面那片被封印的洪荒世界,也是余族的余孽,如果不是洪荒被封印了,没有人能够进入其中,你们那里所有余姓的家族都会被毁灭,没有一个能够留下!”

    “所以即使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等到杀了你们之后,我便会提着你们的头颅前往上界,我想,余族直系弟子的头颅,应该会值不少的钱吧!”

    余寒脸上依然是古井不波的笑容,就那么看着云二,然后说道:“还真是蠢得出奇,凭你这样的自以为是,早晚会被自己害死,不过想来,你也没有以后了!”

    “余族的事情的确是禁忌,可洪荒世界之所以能够存在那么久,不单单是只有一道封印那么简单,你认为,当年鼎盛到能够主宰这个世界的余族,就这么容易凋零吗?”

    “就像是你现在,一心以为杀手之王已经离开,然后争权夺利一样,你永远都不知道背后到底隐藏了多少事情,因为以你的智商,根本就想不到这一点!”

    “你找死!”云二终于被余寒这句话你怒,手中细剑蜿蜒而出,在半空中形成一道肉眼可见的弧线,遁入到了虚空之中,下一刻出现的时候,却已然来到了余寒的面前。

    锵!

    平城剑出鞘,凌空虚劈出去,一道流转着三种剑术奥义的剑芒呼啸而出。

    剑芒闪烁之处,立刻就将云二的那道剑气劈成了靡粉,随即归剑入鞘,余寒的脸上,至始至终都没有丝毫的表情波动。

    “果然有两把刷子,看来你这个玄武天十玄第一,也并非是浪得虚名!”云二目光闪烁,看向余寒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审视的味道。

    余寒微微一笑:“承蒙阁下夸奖,只不过今日杀神会的事情,总归还是要管一管,你们现在既然都是我弟弟的属下,我也有义务不让你们受到了蒙蔽!”

    其实这些弟子们都不傻,从杀神令从天而降,再到后来余飞所说的那些话,再到余寒一步步逼迫云二出手,又将其抵挡住。

    这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让他们从心底改变了之前的一些判断,甚至很清楚,余飞既然敢出现在这里,那么背后必定有所依仗,所以他们也变得犹豫了起来。

    余寒的强势,让云一也忍不住相信了下来,他本来就深信这一点,如今有了余飞等人的出现,起伏的心情也终于开始平静了下来。

    云二目光一转,感觉到了余寒等人的气息,一旦这些人当真发动自杀式的攻击,自己怕是也会受到危险,而且即便胜利,也会损失惨重。

    加上周围那些杀手弟子明显气息开始起伏,这是他最为担心的,所以一定要先把局面稳定下来,再考虑如何将这些漏网之鱼一网打尽。

    作为此刻强势的一方,云二深知自己一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所以不再搭理余寒的胡搅蛮缠,而是朝向余飞说道:“你适才所说的一切如果是真的,敢不敢与我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